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本站首页 | 业务范围 | 法律新闻 | 律师团队 | 常用法规 | 法律文书 | 合同指导 | 司法解释 | 劳动争议 | 工伤事故 |
婚姻家庭 | 刑事辩护 | 医疗纠纷 | 债务追讨 | 法律顾问 | 人身损害 | 房产常识 | 律师随笔 | 刑事法律 | 在线留言 |
 最新公告
 
  >> 分 类 导 航
【常用法规】
┝ 常用法规
【法律文书】
┝ 法律文书
【合同指导】
┝ 合同指导
【司法解释】
┝ 司法解释
【交通事故】
┝ 交通事故
【劳动争议】
┝ 劳动争议
【工伤事故】
┝ 工伤事故
【婚姻家庭】
┝ 婚姻家庭
【业务范围】
┝ 业务范围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点 击
 河北省2008年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
 浙江省2008年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
 新修订的交警指挥手势信号图解(图)
 2012年赣州最低工资标准调至800元 兴国县调至730元
 上海市2008年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
 江苏省2008年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
 上海地区派出所地址一览表(一)
 国土资源行政管理类案例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关于限制营业性饮食服务单位和娱乐场所夜间工作时间的复函
 钟秋生与钟桂生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
  >> 版 权 及 免 责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婚姻家庭婚姻家庭 → 当婚姻法成为离婚指南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当婚姻法成为离婚指南
发表日期: 2012-11-20 22:44:28 阅读次数: 2272 查看权限: 普通信息

当婚姻法成为离婚指南



(原文标题为《走下神坛的婚姻法》)

学过我国现行婚姻法的都知道,这部法律的重点在于第四章"离婚"以及其他与离婚有关的条款;而最新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仅有短短十九条的篇幅,竟有十一条直接提及离婚,其余规定也与离婚、财产密切相关。如今的婚姻法,俨然成了一部"离婚法"或者"离婚财产分割法"。抽离了神性的婚姻法,哪里还有一点婚姻神圣的影子,简直就是一本离婚指南。

这是立法者的"异化"吗?

非也。田园牧歌式的美好描述,掩盖不了柴米油盐的无奈现实。多少爱情归于黯淡,当矛盾不可调和,就进入需要法律一展身手的领地。问题是,为了保卫婚姻,立法者、司法者不是没努力过。

比如,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曾作出规定,一方婚前的房产,结婚后经过8年,就可以视为夫妻共同财产。人们对于这条规定印象之深刻,以至于近20年后的今天还时常有当事人向笔者咨询这个有关于"8年"的问题。显然,这一规定的初衷,是要夯实、强化夫妻共同财产制的基础,潜台词是:都老夫老妻了,婚前财产都变成共同的了,还离什么婚呢?一定要离的话,损失可是巨大哦。遗憾的是,这一饱含立法者美好愿望的规定,因为缺乏法律、法理依据以及现实可操作性,已被废除于无形,静静地躺在尘封的文件堆里,不再被法官们所提及。

再如,2002年上海闵行法院曾作出全国首例"忠诚协议"判决。当事人夫妻俩签订了一份"忠诚协议书"。协议约定:若一方在婚期内有婚外情,要赔偿对方30万元。婚后,女方发现男方与其他异性有不正当关系,遂以男方违反"忠诚协议"为由,要求法院判令男方支付违约金30万元。闵行法院认为该约定合法有效,支持了女方的诉请。该案例当时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许多人认为,法院以这种方式让"出轨者"付出代价,大快人心!但同样遗憾的是,该案二审以调解结案,这份一审判决书并未生效;并且不久以后,上海高院就此问题发布审判意见,实际上否定了闵行法院的观点。这份未能生效的判决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鸣惊人,便成绝响,令人唏嘘不已。

看来这些努力都没有用。婚姻立法越来越多,法院判决书越写越厚,但如影随形的是,离婚率越来越高,尤其是年轻人的离婚率越来越高。可见,婚姻法并没有能够保卫婚姻,再完备、再精密的法律也阻止不了饮食男女们追逐"自由"、另觅"幸福"的冲动。于是,婚姻立法开始放低身段,日趋务实。既然婚姻已无法保卫,当分手已不可避免,不如把财产算算清楚,分得公平,分得潇洒,好合好散,各得其所。于是,我们不难看出近期婚姻立法在离婚财产分割问题上的实用主义倾向。

现在的婚姻立法,一步步扩张个人财产范围,压缩共同财产空间。不但一方的婚前房产不会因婚姻存续时间的推移转化成夫妻共同财产,而且就算另一方在婚后参与还贷,也只有获得补偿的份而与房屋产权无关;婚后男方父母为儿子购房,登记在儿子名下的,房子还是归儿子一方所有。你看,在财产问题上,桥归桥,路归路,多独立,少混同,一切都为了分割方便。

最新的婚姻法司法解释,甚至在离婚房产分割问题上破天荒地推出了"按份共有"概念:双方父母出资购房,房屋产权登记在一方名下的,该房屋可认定为夫妻双方按照各自父母出资份额按份共有。意思大概是:买房时你家出多少份额,离婚时你就能享受多大的利益,这简直把购买婚房视作了投资,结婚又与开公司何异?从衡平经济利益的角度,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无懈可击的方案。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当事的双方"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吧。

婚姻法,是本着最高尚的情怀,处理最琐碎的事情,解决最现实的问题。一部实用主义的婚姻法,也许可以在离婚纠纷中定纷止争,但绝对拯救不了现代人日益脆弱的婚姻和爱情。

对于眼前的未来,马一木说:'之前所有的美国人认为,世界上是没有黑天鹅的,只有白天鹅,而他们去走走走,就发现有了黑天鹅。'

马一木:能规划的人生一定索然无味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朋友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来源 /《理想到底是不是骗子》

(《理想到底是不是骗子》一书由陈文定主编,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

人物简介

马一木,原名马勇,生于1978年,在《南方都市报》城市杂志中心工作了6年,曾担任《南方都市报》城市杂志中心副主编。离开《南方都市报》后,先后在《时尚先生》出任专题编辑总监、《独唱团》执行主编。现为《一个》网络杂志执行主编。

同题问答

问:理想到底是不是骗子?

答:理想,无非是一件或者一系列指令实现后的追述,如果没实现,那只是幻觉。与其鼓吹理想,我更看重自己或者他人设定指令以及实现指令的能力。

2001年,纽约世贸中心遭袭,安乐死在荷兰合法化,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中国加入WTO,《卧虎藏龙》捧获奥斯卡奖……同年,有个叫马勇的男青年自南京大学毕业。当然,更多人知道的是他后来用的名字,马一木。

走出校园时,曾有招聘者问这名青年:你有什么人生规划?22岁的马一木心里想,能规划的人生都是一个索然无味的人生。

这个不规划的青年,一头闯入了媒体圈。

"小马,我们聊聊吧"

从广州只身来到上海,马一木租住在单位所在的汉口路。这条小马路全长不过1公里,15分钟即可走完,距离"十里洋场"南京路步行街也仅一步之遥。在汉口路最东面的角落,是中国报业的发源地,著名的《申报》在这里创刊。

马一木,就在这条路上的一间小地下室里住了半年,在全国各省籍人士的脚臭味中,开启了他的职业生涯。

当时马一木供职的报社,职工平均年龄在40岁左右,每个人都将媒体当做党政机关一样的铁饭碗。和他同时实习的学生有30名,由于原职工流动率低,这群学生难免僧多粥少。在不断的淘汰中,马一木成了唯一留下来的幸运儿。

相比老员工,刚毕业的马一木写稿勤奋,正式入职后每个月稿费基本维持在八千左右。这对于平均稿费并不高的上海媒体来说,几乎是天文数字。

有一天,领导在食堂吃饭时叫住了马一木,"小马我们聊聊吧。"聊什么呢,不会聊理想吧?忐忑的马一木在吃完饭就听到了一句话:"小马你的收入现在太高了。"

马一木当然知道这一谈背后的潜台词——后一个月,无论他写多少稿子,工资条里只有基本工资1800元。再等了一个月,结果还是1800元。面对马一木的异议,领导给出了中年人的万金油句式:想当年我……年轻人可以慢慢来。

"年轻人确实可以慢慢来,但是得有个规则告诉我,因为我会迷茫的。"马一木不想拥有一个无限迷茫的22岁,因为这不是马一木该有的22岁。

这时,他接到了高中同学木子美的电话:《南方都市报》在招人。

主动传播"谣言"

2002年,时值《南方都市报》团队刚起步,正处于暴得大名、迅速跃升的阶段。广州的289号集团大院,马一木也并不陌生,这是他大学实习的所在地。这股南方乌托邦吹来的理想主义之风,此刻特别像是一个诱惑,或者说至少"是个不太迷茫的选项"。对马一木来说,它吹得正是时候。

木子美向《南方都市报》领导推荐了马一木,并给了马一木对方的电话和邮箱。进《南方都市报》的面试简单而快速,当时《南方都市报》的副总编任天阳看了他聊了下觉得很不错,说第二天就可以上班了。面完试,马一木搭飞机回上海,"算上来广州的机票,正好用掉了在上海单位的当月工资,1800元。"

2002年2月20日,农历正月初九。过完春节后,马一木办好在上海的离职手续,随即就来到了《南方都市报》。关于他的入职,坊间还曾流传过一段他主动传播的"谣言"。

在深圳、广州两地杂志部2003年年会上,同事们之间互相问着来《南方都市报》的前后因果。马一木一时兴起就编了一个说法:自己其实是上步路1021号的门卫,一直敬仰《南方都市报》,被《南方都市报》改变了人生观,找到了人生的价值,就不停地给《南方都市报》投稿。因为只差4层楼,就拿了作品上楼找领导毛遂自荐,结果就得到了录用。

有意思的是,这个杜撰出来的玩笑,在场的广州同事都深信不疑。"这能看出当时的《南方都市报》是真的不论你出处的,你要说这个到其他媒体,就是个天方夜谭。"马一木回忆,当时同时进《南方都市报》的,几乎都是一拨不论出身的民间奇人,高中生、江湖郎中,什么人都有。王小山、张晓舟,还有同一个办公室的谢湘南,都是个中典型。

撒野去做

正式入职的那天,马一木对记者站的墙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墙壁上密密麻麻贴满了写有ABCD的各种稿件评级:评A的稿子是多少钱,评B的稿子是多少钱,每篇稿子的价值在什么位置,作者和旁人都一目了然。评分者公平、客观,作者的才华也能得到肯定——这次,一切好像不太一样。

"就交给你,跟着一个指定的老师撒野去做吧,"刚入职第一周,报社领导便把"摩登时代"版面划给马一木。在视才若宝的《南方都市报》,马一木很快有了一片自己驰骋的田地。不多久,他也有了首篇带来成就感的作品。以上海时装周为背景的采访中,马一木写了一篇评述整个时尚产业看法的文章,虽然全文仅800字,但最后拿到了1000元的稿费。

平等、不论资排辈、以人为考量单位来论定你的价值,《南方都市报》如同一台强大的理念输出机,在源源不断地给马一木输出理念。"你可以不直呼领导叫什么总,你可以叫陈朝华为华哥,你可以聚餐不等领导到先吃起来……挺放肆的,而这种思想的放肆是互相会鼓励的。"

距离广州200公里,马一木眼里的深圳是个没有包袱的城市,自由、年轻,一切都在等着被创造。和报社广州总部相隔200公里的深圳记者站也是如此。在深圳,马一木住过上步路军区大院,进门就是一张床,条件并不比在上海汉口路的地下室好多少。但是,这又怎样?

部门里30来个的同事,大家每天都上演着现实版的《老友记》。为一个选题,为已经做完的版面讨论,看看是不是会做得更好。一晚上四五拨聚会,去了一个地方,久久不愿意散去,又去另外一个地方,一夜连喝数场,把酒畅聊。

这种回想来不可思议的日子,恰是马一木当时的生活常态。而文化先锋城市巡访、深圳小姐选美、生活大奖等一枚枚漂亮策划,都在这种酒精弥漫的日子里被一一点燃。

这些充满传奇的时光,马一木一直待在深圳杂志部的四楼办公室。用自由来形容部门里的气氛,可能还不足以表达当时的疯狂。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同事们放着DJ舞曲,将音量调到很大,而马一木则在每周五演绎着他"酒后驾版"的传奇。

如果工作是一门宗教,那每周五就是马一木的"弥撒日"。一天内完成8个版的量,是现在的编辑难以想象的。在"弥撒日"前夜到"弥撒日"结束的24个小时里,马一木的日子是这么过的:

周四晚上和朋友喝酒,醉醺醺喝到凌晨,然后熬夜不睡——周五到了办公室,飘着酒精味在电脑前猛做版,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做完——做完版后,马一木就如同乞丐一般,躺在振兴路紫荆城门口的长椅上呼呼大睡……

弥撒日结束,马一木如同一具奉献给工作的祭品,神情悲壮又满足。

马一木喜欢用古希腊神话里的酒神和日神,比喻当时的部门氛围:酒神是放纵的,发散的,鼓励创造的,不羁于人们认为的既定真理;而日神是太阳,太阳就是真理,就是追求不变的规则,就是新闻专业主义,就是无论你是不是喝到凌晨烂醉来工作,我只看你最后的东西,我只追求我的真理。

对天秤座的马一木来说,《南方都市报》这种"乱"和"质"互相匹配的平衡感刚好吻合了他的内在频率。在报社,他的过人才华很快得到赏识。第二年,他升为部门副主任,也是当时集团最年轻的副主任。此外,马一木还在很长时间内保持着全《南方都市报》的月做版记录——1个月内做了80个版,拿了2万多元。收入超出老总,让庄慎之都吓了一跳。

"如果对应一个朝代,更像是战国或者魏晋这两个朝代,大家各显灵通。或者更像是天桥表演,你只管拿出你的活计来。"马一木说。

穿梭在高级场所的土鳖

"总有一天你会像蒲公英种子一样被吹散,《南方都市报》像是一颗榕树,我们被吹散到各个地方扎根,能长成什么样算什么样。"

2008年的元宵节清早,马一木被楼下家乐福的吵闹声叫醒,决定离开深圳这座城市。多年来都市报的快节奏工作令马一木感到了疲累,他想看看办媒体办杂志有没有其他可能性,"我并不是说这个地方不好,就想看天外还有没有天。"

当时,同为"前《南方都市报》人"的钭江明赴京接管《时尚先生》,马一木受邀后决定前往一试,出任专题编辑总监。纵观当时的时尚杂志,大多为时尚圈内人所办。但钭江明接手后却找了许多从事过报纸、媒体的人去做。

《南方都市报》的精神财富这次被带到了北京,带到了时尚大厦。如榕树的种子一般,在时尚界生根发芽。公平地与领导讨论选题,付出智力的同时,也获得同仁的呼应和肯定——在《时尚先生》的时光,除了需要背一套gucci之类的西服,成为一名穿梭在高级场所的土鳖外,对马一木来说和在《南方都市报》没什么区别。

虽然后来由于身体有恙,马一木只得离开了《时尚先生》,但这本杂志让他看到了更大的世界。"《南方都市报》最珍贵的财富在于一直在探讨什么是一个人的共同体,"在马一木看来,《南方都市报》人挺有原始的野性,都是被结果推着走。这场《南方都市报》人与时尚杂志的碰撞,让他感觉"土鳖有野性"也是一种独特的时尚魅力。

在微博上,马一木的个人认证是"《独唱团》执行主编"。

与韩寒结识缘于《时尚先生》的一次专访。要采访对媒体没什么好感的韩寒本不是件容易事,何况两人素昧平生。马一木抱着试试的想法,在采访前从北京飞了上海两次,就找韩寒纯聊天。

《独唱团》

没想到从电影、文学到女人、游戏,马一木和韩寒都聊得投机,"他发现,你是可以和我(韩寒)聊天的,就接受了采访。"而就在这次交流中,韩寒向马一木提到想要办本文艺杂志,也就是后来人尽皆知的《独唱团》。

此时的马一木在思考,如果将工作的周期拉长一些,一个月只做一件事情,这种节奏会带来什么。因病离开《时尚先生》后不久,韩寒的《独唱团》也有了眉目,前去帮忙的马一木,自然地成为这本杂志的执行主编。

在马一木对2009年的个人盘点里,他在博客上写道,"对了,我到了韩寒杂志。这在2009年,应该是一件重要的事。虽然暂时我不觉得这很重要。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在世界的十字路口,用高分贝证明自己的重要,我不想那样。我喜欢我的孙子或者老朋友们,在很老很老的时候,对我说,你很屌。"

2010年7月6日,《独唱团》呱呱坠地。首印的50万册两天内就全部发完,多地脱销。

但6个月不到,12月26日晚12点,马一木以《独唱团》主编身份在微博上宣布,《独唱团》第二期中止,团队解散,"岁月长,衣衫薄,同学们,就此别过,我爱你们。"

在博客上,韩寒完整回顾了《独唱团》历程,并向公众证实,《独唱团》的确已经无限期地停止。至于工作团队,韩寒在博客中写道,"《独唱团》的团队原地解散,留一人处理善后,公司将继续全薪供养所有员工半年,作为大家另寻工作的准备。"

事过一年后,马一木再回顾这本充满神秘色彩的读物,听起来却是个大孩子的游乐场:平时就打打游戏、踢踢球,编辑部更像是一个网吧的附属机构,看上去就全是电脑,大家都在打游戏,顺便去办杂志。

虽然"团队原地解散"说了无数回,但事实上这群人至今从未真正解散。它更像是一个松散的结构,类似自由职业者的聚合。在合适的时候做一些他们来看是有价值、对别人来说也可能有帮助的那些事情。

"《独唱团》会有各种可能性,或许会给大家带来惊喜,变成和文字毫无相关的。我们可能会搞一个乐队,因为不知道会进展到什么地步,并不是说只能做一个东西。"在接受采访后不多久,处于保密阶段的乐队就揭开了面纱。

力挺韩寒

2012年1月25日,大年初三。微博名为"亭林镇独唱团"的ID发声:新年快乐,我是韩寒,这个微博账号由乐队成员共同使用。多谢大家对乐队的关注,现在我们乐队一共六个人,可是全部是只会弹吉他,网台上一站好像半个女子十二乐坊啊,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大年初五,"亭林镇独唱团"又通过微博表示:如果一切顺利,亭林镇独唱团将于今年的11月30日举行"搞错一个月——跨年演唱会"。

这个70尾80初在奔三奔四路上的小团体,每个人身上仍带着一股重重的"少年气"。没有太多的既成规则,青春期在这里被无限延长,他们把自由发挥到了极致。

"《独唱团》结业后,我一直留着的原因并不是无处投奔。我是不甘心,对一个媒体人员来说,我不想在一个地方倒下去,赶紧跑到另一个地方刮骨疗伤。我想从原地站起来。和现在的同事们一起,重新做点好玩的事。"马一木说。

《独唱团》歇业之后,马一木进入了懈怠期,这个懈怠期维持了将近一年。

"他一直说他要写一部大作,但每次问他都还没有开头,"在前同事兼闺蜜马凌(咪蒙)眼中,马一木是她遇到过"最有才华的人","如果有好的机遇,成就不会低于韩寒"。朋友和粉丝们都流露出对马一木在"后《独唱团》时代"的担心——身处韩寒这样一顶大光环边,马一木会成为"韩寒的马一木"吗?

2012年初,方舟子、麦田等人对韩寒发起代笔质疑,在微博上掀起风浪。身处韩寒周围,马一木也难免卷入其中。而当他每次力挺韩寒,都给读者重描了一次加诸在他身上的"韩寒"标签。

在微博上,前好友木子美与他意见不合,甚至还因此提出绝交。在对木子美的回应中,马一木如是写道:我是韩寒的同事和朋友。他对的,我支持。他错的,我反对。

马一木曾用"树上的男爵"比喻韩寒,这是卡尔维诺的一本书名。他也用过很简单搞笑的段子形容韩寒,"银行里下象棋的奥特曼"——有帅又有车,有房又有钱,有勇气又有责任感。

但马一木更清楚自己和韩寒的不同,"有人的存在是为了让自己的光芒牢牢印在别人的视网膜,但我不是。我更想像一个萤火虫,黑暗中发出微光。"

在马一木看来,后《独唱团》时代的懈怠期并非毫无价值,"这段空白,更像乐章和乐章之间的停顿,鸟和鸟之间的距离,是我新陈代谢的一部分。10年编辑生涯的不停运作,让我刚好有时间反刍一下自己。"

在深圳住了8年,在北京住了1年。北京在马一木眼里,是一座末世情怀特别重的城市,"神经病特别多,大家群魔乱舞,聚会,打架。"而在他现居的上海,规则感比较强,人与人之间则会保持距离,比较安静。住在郊区,可以超尘于世,如隐居一般。

完全放空自己的马一木,现在在写一部小说,同时翻译一部小说。他希望舒缓的时间可以让他留一点自己的东西。"马一木不是韩寒的影子,因为他们就是两个不同的人,"马一木说。

她一个人身上有很多女人

如果有个"情感靠谱小组",那大半的媒体人和演艺圈里的人一样,不但做不了小组的核心成员,说不定还是黑名单的常客。"媒体人的情爱,也是高压状态下一种压力补偿机制。"被前同事形容为"现代贾宝玉"的马一木,老天生就了一张桃花脸蛋,当然也不会少给一副骚情心肠。

敏感的人易动情,马一木的情史上少不了一些风流韵事。一直关注马一木的人,总能不经意间看见他写给某个女孩的文字,或者给某个伤过女孩贴首歌。这样多才多情又热爱自由的男人,单身一辈子都不奇怪——但在去年,他领证了,和6年爱情长跑的女友张诗尧。

大家平时习惯叫张诗尧为yoyo,这个名字的韵律感可能更符合她的形象:一个像精灵一样灵动跳跃的姑娘,漂亮、可爱、富有才情,又令人捉摸不定。

"介绍个女朋友给你,"2005年的一次饭局上,陈朝华对马一木说。当时大学刚毕业的张诗尧还没有来到《南方都市报》,她不知道在时空中奔向的,最终不是一份工作,而是未来的男友和老公马一木。在男女朋友关系确立后,由于是上下属要避嫌,入职不久的张诗尧就离开了《南方都市报》。

马一木曾在博客里这么描写她:你周一是爱闯祸的小屁孩,把《时尚先生》新来的女同事(哈里波特特)用毕生精力写的一篇文章没保存就给关了;周二你是小天使,给病重的我倒洗脚水;周三你是我的女儿,很白痴很天真的模样;周四你是我的老师,告诉我知识和真理,以及做人的道理,当然也包括揍人的道理;周五你是性感小野猫,具体细节就不向大家交代了。总之,我对女人的诸多想象都能在你这个大卖场购买到。本来很花心的我,竟然不去寻花问柳了,我本人都很诧异。

"她一个人身上有很多女人,每天都是完全不同的,"马一木说自己和她在一起6年都没有厌倦,他们决定试试一种新的人生状态,婚姻。

走走就发现了黑天鹅

从《南方都市报》到《时尚先生》再到《独唱团》,虽然是不同的媒介形态,但马一木一路的东家都追求一致:那就是对产品的认定,以及对自由创造的认同。

马一木认为自己很幸运,一直在乘坐的那艘船,从来没有一个舵长必须规定他应该往哪个方向,要穿什么海水服,"幸运的是都没有在那种船呆着,幸运的是我所在的船,都是可以自己互相形成一个共同的意愿去前进的那艘船。"

每次当马一木踏上新的甲板,广播里会响起——让我们开始一条新航线吧!船上的每个人都永远面临着未知,也都可以一起去决定它将驶往哪里,每个人都是哥伦布。

Live the life you love,love the life you live(过你爱的生活,爱你过的生活),是马一木很爱的一句话。他也喜欢古希腊一个游吟诗人曾经说的,穷尽一生,你去试尽你可能的领域吧!其实这背后的意思都是一个,那就是做自己就好了。

"现在外界有各种各样的教条,最大教条是功利主义的教条,你赚钱,你成功,你得了什么,别人怎么评价你。但更重要的是自己对自己状态的评价,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是最难的。"

马一木也很少用理想这个词,他觉得"理想主义"这个词充满可疑,去做自己,去检验自己,比检验自己的理想更重要,"人可以有很多缺点,但是要成为不可替代的人,就像艺术家我们允许他们有各种缺陷。"

如果把自己比做一个东西,马一木愿意自己是个植物,是棵树,是棵猴面包树:有很大一片区域,他可以自己慢慢在那边呆着,自己慢慢开结自己的果实,这个果实能吃一吃也好,不吃就自己结着。这几年的变化让他的这种想法更为坚定,更不被外界左右。

而在笔者的眼中,马一木的生命状态却像水银:作为唯一是液态的金属,流动、松散,却存在无限可能的形态。这种水银闪着光泽,具有分量,也充满质感。

对于《南方都市报》的"黄金时代",马一木说:"文明都是这个样子的,在群星闪耀之前都是一片死寂,在群星闪耀之后有可能又是一片黑暗,遇到了就遇到了。"

对于眼前的未来,马一木说:"之前所有的美国人认为,世界上是没有黑天鹅的,只有白天鹅,而他们去走走走,就发现有了黑天鹅。"

或许,也只有这样的马一木,能让他的每个未来,都成为一段黄金时代。


上一篇:妻给丈夫戴绿帽并生下孩子 被判赔丈夫精神损失费
下一篇:专家解答亲子鉴定常见问题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
第0页,共0页,共0条评论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手机站管理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7-2008 兴国律师网-张祖坚律师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 如侵犯了你的权利,请即时与本站联系撤销发布的内容!
电话:0797-5323216 手机:13870734490 13320073300 QQ:619395674 微信:z66808808 联系人:张祖坚律师
执业机构:江西伦诚律师事务所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法院右边50米教育局左边二楼
Email:619395674@qq.com
本站访问量:
委托维护:律师建站网
赣ICP备075005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