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设为首页
本站首页 | 业务范围 | 法律新闻 | 律师团队 | 常用法规 | 法律文书 | 合同指导 | 司法解释 | 劳动争议 | 工伤事故 |
婚姻家庭 | 刑事辩护 | 医疗纠纷 | 债务追讨 | 法律顾问 | 人身损害 | 房产常识 | 律师随笔 | 刑事法律 | 在线留言 |
 最新公告
 
  >> 分 类 导 航
【法律新闻】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新 闻
 昆明晋宁征地冲突:两名村民赶集回家被打死
 云南晋宁项目施工方与村民冲突已致8死18伤
 周克华女友张贵英一审被判5年 表示不上诉
 得房失家 购房式离婚屡现假戏真做
 广州通报新塘聚众滋事事件 镇委书记副书记被免职
 李庄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诉要求对其案件再审
 南京警方侦破“胶带杀人案” 凶手在安徽落网
 安徽涉黑团伙为打压对手制造协警下跪事件
 广西两豪车相碰赔偿谈不拢 车主各向芦山捐2万
 公安部:允许校车走公交道 无证驾校车一律拘留
法律新闻 → 南京警方侦破“胶带杀人案” 凶手在安徽落网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南京警方侦破“胶带杀人案” 凶手在安徽落网
发表日期: 2011-08-04 11:06:05 阅读次数: 4697 查看权限: 普通新闻
 

连续报道
连续报道


  新闻回顾:女孩在楼道内遭胶带封头窒息而死 面孔变形(图)

    南京警方侦破“胶带杀人案”

  凶手就是本报报道中的“大裤衩”送奶工,案发后逃至安徽被抓获

  夜半一女被胶带闷杀

  7月31日,南京浦口区兴浦路117号某小区发生一起凶杀案,一名深夜回家的女子在楼道里遭歹人侵害,身上现金被抢走后,又被胶带缠头,导致窒息死亡(案发时报道见本报8月1日A9版)。昨天,南京警方召开发布会,通报称在案发后63个小时,该案嫌疑人、送奶工钟某,在安徽六安一处小镇宾馆落网。经查,此人正是本报此前报道中提到的那名可疑的赤膊送奶工。

  通讯员 宁公宣 记者 罗双江 文/图

  嫌疑人正是报道中的“送奶工”

  本报8月1日的报道中提到,多名住在案发2幢1单元的居民,在当晚听到了异常的响动,住在二楼的一户人家的男主人在凌晨3点多听到了“嗞嗞”的撕胶带的声音,而女主人则从窗户看到了有名穿大裤衩、身高1.7米左右的赤膊男子。警方昨天的通报,也基本证实了居民们所说的情况。有住户向民警反映,7月31日晚凌晨3点多,他听到外面的楼道有一男一女争吵,并伴随有撕扯胶带的声音。有群众说,响声很大吵得他没睡着,他开门质问“谁家大半夜的装箱子搬家”,那时楼上射下一道电筒光,回答道“送牛奶的”。还有市民告诉民警,之后看到有一个上身赤膊,下穿裤衩的男子从楼道里走出来,骑一辆助力车走了。

  顺藤摸瓜 几百条线索中,锁定送奶工钟某

  南京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宋敏在通报会上介绍,因案情重大,案发后,南京警方迅速启动命案快速侦破机制。8月1日凌晨2点至4点,警方在兴浦路附近开展了夜间设卡盘查工作。同时,派出大量警力,对兴浦路几个小区,特别是117号小区进行排查。在排查过程中,警方搜集到了几百条线索。

  “案发地区平时发案并不多,所以我们重点调查了一些曾在夜间袭击妇女或抢劫的人员”。宋敏介绍说,在调查中,警方也重点了解到了居民所说的那名可疑的送奶工。根据“赤膊”、“送牛奶”、“撕胶带”等线索,警方锁定了送奶工、今年30岁的男子钟某。钟某,暂住于浦口区泰山街道浦建村数年,从事过个体商贩等职业。案发当天凌晨,钟某曾在案发地周边送过奶,而且跟案发后目击群众描述的体貌特征相似。与此同时,警方还了解到,钟某平时喜欢赤膊、穿短裤送奶。而钟某在7月31日下班后,就再也没有回到住处。

  8月1日上午,警方电话联系钟某要其来派出所协助调查,钟某以在外收奶费为由避而不见。钟某的反常行为让他的嫌疑开始上升。警方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钟某在当日下午突然到银行将存款取出后失踪。而据目击者反映,当天下午钟某从桥北路打黑车去了中央门长途汽车站。警方追踪后发现,钟某下午3点多到了中央门长途汽车站。警方意识到,钟某很可能已经坐车逃离南京,逃跑方向很可能是他的老家四川内江方向。

  一路追击 民警紧追大巴,然而钟某中途下车了

  民警查询了中央门长途汽车站当日班次,发现当天大部分车辆都是发往周边省市的,而下午发往中西部地区的长途车辆,只有山西、河南、湖北等几班,而且很多发车都很早,在3点以前已经发完,只有去往湖北十堰的班车是4点发车。湖北十堰与四川内江靠得不远,警方估计钟某极有可能坐车前往十堰,再换车回内江。南京警方迅速通过苏皖警务协作区域向合肥等多个城市发出紧急协查通报,要求在这辆车途经的城市协助拦截。

  “追!”时间紧迫,警方专案组决定立即追赶这辆前往十堰的长途车。随后,十多辆车从南京出发开始追赶这趟班车。这趟班车途经安徽、河南、湖北等省,犯罪嫌疑人很可能从中途的任何一个地方下车。由此,专案组决定兵分两路追赶。

  事后证实,正如警方所料,钟某在中途下了车。浦口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张信春大队长介绍说,8月2日凌晨2时许,钟某乘坐的车在经过湖北襄阳时,被当地民警拦下,但民警上车检查发现车上并没有钟某,警方由此判断,钟某肯定中途下了车。在一番思索和讨论后,民警们决定从大巴车的运行轨迹和规律入手,找出钟某可能的去向。

  踪迹再现 安徽肥西一小镇,钟某曾在那里吃过饭

  民警们发现,这辆大巴的司机有个习惯,在下午4点发车后,晚上7点左右,会到安徽肥西县高刘镇一个服务区的饭店吃饭,每次都是这样,基本没有变化。民警们立即对乘客进行调查,获悉8月1日晚7点到达该饭店后,的确有一名男乘客下了车,再也没有上来过,其体貌特征与钟某非常相似。民警们二话不说立即驱车赶往高刘镇,找到了饭店老板,据其反映,该可疑男子吃完后往镇里去了。

  赶到小镇之后,民警们沿着街边的饭店一家家打听。有店主反映,8月1日当晚,有一外地口音的年轻男子,冒着瓢泼大雨,也没撑伞,就那样失魂落魄地在路上走着,之后,该男子到了他店里,点了菜和饭,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店主说,那名男子只顾吃饭,除了询问哪里可以住宿外,什么话都不说。

  8月2日天亮后,又有人反映说,那名男子上了往安徽六安方向的高速公路。专案组民警一查地图,往六安方向高速有好几个出口,钟某到底会从哪个出口下高速,根本无法知道。

  终于落网 小旅馆门口,神情落寞的钟某被拿下

  最终的收获,属于赶往六安市岔路口镇的民警。到达岔路口镇之后,民警们逐个走访饭店旅馆。8月2日晚6点半左右,一家饭店的店主反映说,见过类似的人,这个人在他店里喝了酒,随后就往镇西去了。

  专案组迅速调集其他几路警力赶往增援。终于,在一家小旅馆门口,民警们发现了一名神情落寞的惆怅男子,正站在门口,嘴里叼着一根烟,样子和钟某非常像。民警上前询问该男子姓名,该男子先是报了个假名,民警要他出示身份证,他拿出了临时身份证,一看,果然就是钟某,于是迅速将其拿下,从其身上搜出了南京到十堰的长途客车票。此时,时钟指向晚上9:30。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钟某交代了自己于7月31日凌晨杀害受害人陈某的犯罪事实。那么,钟某的作案是经过预谋的,还是临时起意的?他为什么要下此狠手,将女孩杀死?警方称,钟某才抓到,目前作案动机还没完全查清,有待进一步审查。

犯罪嫌疑人钟某接受审问。
犯罪嫌疑人钟某接受审问。

美丽的小静永远地走了。
美丽的小静永远地走了。

  受害者是位刚毕业的美丽女生

  事发当晚唱歌到凌晨独自回家遇害,计划明年在南京买房结婚

  犯罪嫌疑人钟某落网后,警方还原了事情的基本过程:经查,受害女子陈某,今年24岁,徐州邳州人,是南京一家公司的职员。案发前,租住在单元楼的502室。7月31日凌晨3点,受害人陈某在与同事聚会后打车回到了新浦路117号她的住处。当时时间是凌晨3:40左右,当她步行至单元楼3楼楼梯口时,遭到犯罪嫌疑人钟某(男,30岁,四川内江东兴区人)侵害,身上财物被抢走。之后,因头部被钟某用胶带捆扎,陈姓女孩最终窒息死亡。

  昨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事发的新浦路117号教师宿舍,敲开五楼的防盗门,一名年轻男子开了房门,在证实是死者陈某所租住的房子后,记者被允许进入室内。

  案发当天“大裤衩”还在正常送奶

  犯罪嫌疑人钟某被抓获后,案发当地人们回想起来,7月31日早上案发后,令人惊异的是,“大裤衩送奶工”如平常一样给小区送奶,让人并不起疑。

  昨天,记者再次来到案发小区里采访,一些居民听到记者关于钟某的描述,纷纷称就像是该小区的一名送奶工。“好像是送一种小品牌的牛奶,平常凌晨3点至4点就能听到送奶工上楼的声音,还有瓶子相互碰撞发出的脆响。”一位中年女子告诉记者,她们这栋楼里送奶工她曾经见过穿“大裤衩”,也喜欢赤膊,跟记者所讲的这个凶手外形差不多,此种说法得到了案发住宅楼多位居民的证实。

  然而,记者在小区周围一些小区采访时,他们反映因最近天气热,送奶工赤着身子爬楼也很常见,穿“大裤衩”的并不多。但没有听说7月31日有谁家牛奶缺的。不过,遗憾的是,记者没能找到这家奶站,也无法证实钟某属于哪家品牌牛奶雇用的。

  警方提醒:

  此案提醒广大居住在老小区的居民,由于此类小区物业管理普遍比较薄弱,有的甚至没有任何物业管理,所以在安全防范上,民间的守望相助就很重要,如果案发当时有居民出来查看一下,或者及时报警,钟某很可能就没有机会下手,女孩也很可能不会死亡。当然,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也很重要,此类小区由于多为以前的国有单位遗留小区,以前就没有物管,现在要想设立物管,完善各种安防设施,需要大笔的资金,如果没有人协调,是很难做得起来的。

  梅建明 罗双江

  她刚刚大学毕业

  销售医疗器械,死前一天还在出差

  受害人租住的这套两室一厅的房间里,有一对老年夫妇和两名年轻男子。一名年纪稍大一点的男子小陈告诉记者,老年夫妇是他的父母,小一点的是他的弟弟。而死者正是他的女朋友叫小静,昨天早上,小静的家人带着伤痛已返回到了老家徐州邳州。

  在这套租住的房子里,小静和她的一名同学小吴住一间房里,而小陈则住在另一间房里。室里陈设简单,只有小静和同学共居的房间里有一台电视机,小陈房里有一台空调扇,再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更没有见到时下年轻人常玩的电脑,这一切,似乎显示着这是几个正处在奋斗中的年轻人。

  “2009年7月份,小静从南京的一所大学毕业,然后就留在了南京,一直做医疗器械的销售工作。”小陈说,他们都是徐州邳州人,7年前认识小静,后来她到南京来上学,然后谈起了恋爱。至于警方说小静是南京本市户口,那是因为她上大学后,户口从老家迁到了南京,上的集体户口,毕业后没有迁回老家去。在老家,有小静的父母,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

  小陈说,小静稍微有一些内向,很是文静,跟同事相处落落大方,非常融洽,同事都很喜欢她。“出了事后,我一直沉浸在痛苦当中,刚刚下午接到警方的电话,得知凶手被抓住了,我的心才好受一点。但又能怎么样,小静就这样永远地走了,我怎么办?”小陈痛苦地说,就算再怎么处罚凶手,都换不回小静失去的生命,不能抚慰他心中的痛楚。

  她唱歌唱到凌晨

  体谅同事辛苦,自己打车独自回家

  据警方介绍,案发时间是7月31日凌晨3点40分左右。那么,小静直到凌晨时分才回来,作为男友的小陈,为什么没有察觉?也没有保持联系呢?

  小陈告诉记者,7月30日,小静和几个同事驱车去常州出差。当天下午2点多,公事办完了,几个同事商量一下,好不容易到常州来一趟,就顺便到当地的一个旅游景点淹城玩一趟。下午4点多到景点,至晚上近8点时开车回南京。晚上10点多到南京城区里,同事们一起找了一个快餐店吃了一顿,解决了晚饭。后来,同事又约着一起去一家KTV唱歌,至7月31日凌晨2点50分结束娱乐活动。

  随后,小静由同事开车送到大桥南路附近,她体谅同事开车一天挺辛苦的,就下了车,让同事早点回家休息,自己则打了辆出租车回家。出租车送至楼下,就是在上楼的时候,被人尾随,并发生了悲剧。

  “我们其实一直是有联系的,出差当天的下午3点多,我还给小静打了电话,她告诉我手机快没有电了,我们就改由短信联系了。”小陈告诉记者,期间她一直在告诉他她的行程,他也在回复。当晚11点多,他接到小静最后一条短信,说她跟同事去唱歌了,让他先睡,不要等她。

  小陈介绍称,第二天早上7点多,跟小静住在一起的同学小吴上来喊他,说下面有人被害了,不知是谁。他跑下楼到三四楼间一看,从衣服上就认出了是自己的女友。当时就泪如泉涌,悲痛异常。

  她有个美丽的梦

  与男友一起奋斗,打算明年买房结婚

  昨天下午,当记者提出看看小静的照片时,小陈拿出一叠照片,里面大多是老照片,且大多是合影,记者仅找到了两张单身近照。“小静非常懂事,非常节约,就是想多攒点钱,为了我们以后能在南京有更好的生活。”小陈说,他们都计划好了,明年下半年结婚,如果到时钱攒够了,还要买房。

  据介绍,今年27岁的小陈早于小静毕业两年,一直在南京一家商场做市场经理,收入也不错。“南京的房价挺高的,我们都是外来人,如果不努力,攒不了钱,要留在南京,要买房,谈何容易。”小陈说,为了实现买房的理想,为了与心爱的小静早日结成连理,他不久前才辞掉了市场经理一职,到一家公司做起了销售,为的就是能够靠实力,做业绩,拿提成,拿高一点的工资,早日让女友过上幸福的日子。

  “我们曾经认真的讨论过这个问题,是迁回户口,回徐州;还是留在南京,努力奋斗?”小陈说,他们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就是在南京好好工作,一起为留在南京努力,但现在,小静却因意外永远走了,他到现在都无法面对这一现实。

  在送记者出门的一刹那,小陈眼角泛着泪花,他低下头,整理着手里有着小静身影的那一叠照片,默然无声。

  本报记者 梅建明

“送奶工这个队伍的确太复杂”

  业内人士建议:警方可以适当介入,利用好了是一支很好的安保队伍

  贾巨声 李海勇

  南京浦口“胶带杀人案”的侦破一经公布,立刻又引起了市民对送奶工这一昼伏夜出的特殊群体的关注。送奶工,与保安、保姆等服务人员一样,性质相对比较特别,当人们沉睡的时候,他们将新鲜的牛奶送到家门口,非常辛苦。但也正因为他们工作时间的特殊性,容易给人以不安定感。

  昨天下午,记者采访了送奶业相关人士,了解这个群体的现状。“目前,南京市人口七八百万,订奶户少说也在百万以上,你说说每天要将这些牛奶送到每一户人家,这可都需要用人一户一户去跑啊!所以说,一个送奶工干了坏事,千万不要影响我们整个群体。”接受采访的一位送奶工强调说。

  实习生 贾巨声

  本报记者 李海勇

  “他是送奶工中的败类”

  我们大多数人是好的,曾夜半赶跑偷车贼

  昨天傍晚6点,当记者拨通南京市浦口区桥北社区一送奶工老张的电话时,这位尚未完全睡醒的送奶工张师傅,听说浦口“7·31”杀人案作案嫌疑人竟是一名送奶工后,这位原本还有一句没一句接受记者采访的张师傅立刻高声道:“别说啦,他是送奶工中的败类!”

  今年40岁的送奶工张师傅,老家河南周口,在南京干送奶工已经有8年时间,也由过去的帮人送奶,到现在的承包了桥北一个小区的所有送奶工作。“我在这个行当时间不算短,过去不少和我一起干送奶工的,多数都因吃不了这个苦,最后纷纷转行了。我承认南京有成千上万个送奶工,不能保证个个好,但绝大多数还是没有违法犯罪想法的,毕竟林子大啦什么鸟都有,所以我希望广大市民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戴着有色眼镜看我们。”说这些话时,送奶工张师傅声调是一声高过一声。

  张师傅是一位部队的退伍老兵,三年兵役期满后,由于不愿再回老家种地,最后选择了留在南京打工,开始在一家奶站帮助送奶,后来时间久了,就开始尝试着出来承包一些小区的奶源代理。

  作为一名曾经的退伍军人,张师傅说:“过去我们跟着别人干送奶工,当时公司有好几个退伍兵,由于我们的工作多是在后半夜完成,走街串巷中有时会与那些同样夜里出来活动的‘坏蛋’打照面,有一次后半夜送奶时,我就碰到路边有人偷市民电瓶车,最后我把他赶跑了。”

  “这个队伍确实太复杂”

  警方可以适当介入,利用好了是一支很好的安保队伍

  “送奶工这个队伍的确太复杂,过去我在的那家送奶站大概有30多名送奶工,由于这一行业拿钱不多,工作辛苦,所以人员流动性很大,但是作为公司招人,考虑最多的不是这个人有没有案底,而是这个人能不能把该送的牛奶送出去,现在稍微不一样的是,送奶工还带有推销和收钱的任务。”对于送奶工队伍,张师傅如是表述。

  据张师傅介绍,现在一个大型奶业集团,在南京市各个区县都会设立一个供奶站,供奶站下面才是各个送奶工的地盘,每一个送奶工的收入都是与送奶户数和开发户数挂钩。“干这活,基本上都是夜里12点以后开始,凌晨7点之前结束。”张师傅说,正是由于这活又苦又累,而且挣钱有限,所以现在想留住一个好的送奶工也不容易。

  “其实,现在随着我的业务量增加,我也想到劳务市场招人,但是每次招人最担心的也是害怕招到心术不正的,毕竟人心隔肚皮,谁都不会把自己是坏人写在脸上。如果招到心术不正的员工,他们完全可以利用工作性质,很快就能掌握每一个客户的家庭情况和出行时间,一旦他们想干坏事,那机会就会大大增加,但是作为负责人我们就兜不住了!”说完这些,张师傅表示:“我希望在送奶工的管理上,警方能够做好送奶人员资料登记,每一个牛奶配送站,也都应该及时将使用人员资料送到警方登记。”

  “其实,南京送奶工队伍庞大,而且工作特性都在后半夜,如果相关部门适当引导,能够把每一个送奶工,都变成一个治安员,那么南京城无形中又会多出一支很好的安保队伍!”采访结束时,张师傅动情地说。


上一篇:新疆连发暴力袭击事件 公安部动员一切力量反恐
下一篇:上访者身陷黑监狱13天:活着是唯一能做的事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
第0页,共0页,共0条评论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手机站管理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7-2008 兴国律师网-张祖坚律师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 如侵犯了你的权利,请即时与本站联系撤销发布的内容!
电话:0797-5323216 手机:13870734490 13320073300 QQ:619395674 微信:z66808808 联系人:张祖坚律师
执业机构:江西伦诚律师事务所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法院右边50米教育局左边二楼
Email:619395674@qq.com
本站访问量:
委托维护:律师建站网
赣ICP备07500506号